登陆

“长江杯”武汉职工足球赛第三轮:快乐才是我们的主打歌

AP 2019-09-27 26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长江三轮车官网

  长江日报融媒体讯(记者张琳 实习生李歆雅)8月18日,武汉全民健身运动会·2019“长江杯”第二届武汉职工足球赛小组第三轮如期在塔子湖体育中心进行。

  这个周末,已经立秋的武汉又迎来一波酷热高温。不过,参赛选手们丝毫不受影响,依然保持着激情投入到职工足球赛中。比赛打到第三轮,各队表现各不相同:有的三战全胜,出线无忧;有的三战皆负,铁定出局……但不管是赢是输,所有人都非常享受流汗运动的过程。对这些职工足球的参与者来说,快乐真的无关胜负。

  18日下午的比赛刚开始不久,F组就爆出个不大不小的冷门。之前不显山不露水的江汉司法队竟然将同组公认强队武汉体育队掀翻在地——上半时还没结束,江汉司法队就灌了对手3球!要知道,武汉体育队可是有多名前职业球员压阵,并在小组赛前两轮轻取两连胜。

  “晓得武汉体育队蛮强,今天他们可能人没来齐,但主要还是我们自己发挥出了水平。”队长彭功平开心地说。“其实之前我们踢得也还行。只是第一场比赛自己出现失误,让对手把比分扳平了。要不然,我们现在应该是9分。”赛前,江汉司法队的目标是小组出线分在手,球队出线的前景一片光明。

  五花八门的律政电视剧,让大众把司法从业者的形象,定格在西装笔挺、从容不迫、条理清晰的框架中。事实上,那只是“金装律师”生活中的一面,当换上球衣,穿上球鞋,他们同样有勇猛强悍的另一面。江汉司法队便是由一群律师及司法行政工作等相关从业者组成,平均年龄超过30岁。“队里70后、80后、90后都有,主要是70后和80后,像我都40多了,现在上场的机会不多,但心里还是热爱。”彭功平介绍说。自己早年曾在公安系统工作,和同事们一起踢球,一踢就踢到了现在。

  据了解,江汉司法队最初组建于2014年。“主要是江汉这一块的律师们,还有司法局的工作人员。我们基本每个周末都会踢球,逢职工足球联赛就积极参与。”对于球员们来说,虽然大家平日在工作岗位上也时常有联络,“但通过足球运动,能使大家更深一步增进感情交流,特别是像今天这样赢了球,大家赛后一起聚餐,把刚才的比赛复个盘,这个过程才是最开心的。”彭功平说。

  比赛进行到下半时,汉阳医院队获得一个角球。角球罚出后,前锋刘念将球轻巧地挑进禁区,队友接球后回做,刘念迎球怒射,皮球直扑网窝!

  “终于开和了!”汉阳医院队的队员们欢呼着拥抱在一起。要知道,这是职工联赛开战三轮以来,该队打进的第一个进球。

  联赛开幕式上,由汉阳医院护士们组成的美女拉拉队青春美丽,训练有素,让所有参赛队惊艳了一把。可是,拉拉队的抢眼表现并未给球队带来好运气。随后的比赛,汉阳医院队接连遭遇两场失利,更让人尴尬的是他们前两场比赛竟然一个球都没进。所以本轮开始前,不光是汉阳医院的队员们将打破进球荒视为首要目标,就连裁判员也都希望看到该队能进一球。

  比赛上半时,占据场上优势的汉阳医院队迟迟破不了门。“今天我的状态确实不好,错过了好几次必进球,觉得对不起大家啊。”中场休息时,胸外科的温香生医生懊恼不已。“太想进球,反而紧张了,脚下发紧”。

  尽管上半时未能得分,但汉阳医院队却找回了自信。“机会这么多,今天这个队应该能够赢下来。这个天比赛就是比谁更能跑,咬牙坚持一定能行。”汉阳医院的队员们一边相互打着气,一边对阵容进行调整。

  事实证明,所有的努力没有白费——为球队破门的正是下半时替补上场的“奇兵”刘念。“进球是大家的功劳,是队友给我喂得好。”赛后,这位精神科医生笑呵呵地说,“本来这次参赛目标是‘进一球,拿一分,赢一场’,我们今天算是提前完成了任务。”

  拿下这场比赛后,汉阳医院的队员们笑言,前两场输得太惨,搞得大家都有点“抬不起头”。现在终于可以跟单位“有个交待了”。“前面输得都不好意思叫拉拉队来了,下一场可以考虑把美女们再请回来。”

  与汉阳医院队的比赛时间到了,长江委长翔队却只来了7名队员,不得已他们只能以少一人应战。虽然后来终于凑齐了8个人,但他们最终还是输掉了比赛。

  “没办法,我们的队员好多都出差了。现在是汛期,也是我们工作最忙的时候。随时都要出差或值班。今天我们的一大半主力都没到。”站在场边指挥比赛的吕西奡(同“傲”)有些无奈地说。

  长翔队其实还是有实力的,首战与大桥局队展开对攻,虽然被对手打入7球,但也5次攻破对方球门。本轮输给汉阳医院队,长翔队遭遇三连败,铁定无缘小组出线,不过吕西奡并不懊恼。“我们单位内部足球赛开展好多年了。今年的联赛是5月份结束的,参赛的有9个队。参加市职工比赛的是各个队选出来的。如果人能够来齐,跟谁踢都不怕。”他说,“来这里打比赛就是想跟各兄弟单位球队多交流,胜负并不重要,享受足球的快乐就好。”

  输给武汉建工队的新华网队同样遭遇了三连败。不过队员们的心态都很淡然。队长朱滨说:“其实前两场输掉后,我们小组出线的幻想就破灭了。不过也无所谓,来这里就是想多踢踢球,出出汗,快乐足球嘛。”他介绍,单位目前一共有50余人,能踢球的几乎全都来了。平时球队也经常组织比赛,主要就是为了锻炼身体,保持体力。“通过足球比赛,也能够认识许多新朋友。我们有个踢球的群,都是以前约战时积累下来的。这次比赛,许多群里的球友都成了我们的拉拉队员,有时比我们队员还多,这是最让我们开心的事情。”

  职工足球赛场边,一位身着黑衣的美女裁判吸引了众人目光,英姿飒爽的她也成了赛场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执法时沉着冷静的张安琦就读于武汉轻工大学,目前是大二学生。她介绍说,自己以前是专业足球运动员,曾在湖北省体校接受了多年的训练,也代表湖北女足参加过一些比赛。2016年夏天进入大学后,看到市足协在学校里举办裁判培训班,于是她就报了名。

  刚开始接触裁判工作时,还不太适应,无法迅速从球员的身份转换过来。但随着对这份事业的了解,她也逐渐进入了裁判的角色当中。“以前当运动员对裁判员其实有过误解,在场上还骂过裁判。但自己当了裁判后,才懂得从事这个工作的不容易。对足球规则以及裁判工作都有了全新的认识。”经过两年的执法积累和考核,张安琦目前已成为国家一级裁判员。这段时间,除了“长江杯”的比赛外,她还执法了全国U13、U15青超,全国U15夏令营等比赛,本周她将与同事前往长春执法全国大学生超冠杯的比赛。

  张安琦说,每次顺利执法完一场比赛,当球员们牵着手向自己鞠躬致谢时,都能给她带来无限的快乐与成就感。关于对未来的展望,张安琦说,足球裁判目前只是她的兴趣爱好,大学生活还有两年,仍有充足的时间继续做好这件事,如果自己能在两年内取得更高的成就,未来在就业时自然会多一份选择。

  足球比赛对抗激烈,伤病在所难免。为了保证运动员的健康,本次“长江杯”职工足球赛,组委会为每个赛区配备了两台救护车,还有5名医师和康复师随时保驾护航。

  去年的职工赛,现场医疗康复师主要来自“荣养堂”,其中包括多名来自国字号运动队的队医。今年这个配置再度升级。在马拉松及大型体育赛事医疗保障方面有丰富经验的“黄金四分”团队也加入进来,与荣养堂联手为球员们服务。

  退休前,王燕就热爱运动。2016年从医院退休后,她在朋友的介绍下,成为“黄金四分”的急救跑者,曾在省内各大马拉松赛事中担当现场医护的志愿者。“成为急救跑者是有门槛的。要么拥有医生或护士的执照,要么通过相关的培训和考试。”她介绍说。“汉马我跑了三次,今年运气不好没中签。其他的比赛也参加了很多。我们自己本身是跑者,参加比赛,同时也关注其他参赛者的身体状况,一旦出现意外,会第一时间对他们进行救治和帮助。我们就相当于巡逻兵。”

  球场边,王燕刚刚为一名腿部旧伤复发的球员进行了冷敷处理。这点工作对王燕来说太轻松了。她说自己印象最深的是在去年省内的一场马拉松比赛中,由于天气出现急剧变化,出现大批选手抽筋倒地的情况。“刚过10公里有一个大下坡,地上倒了一大片,从来没见过那么多同时受伤的。好在大多数人都只是抽筋,好处理。马拉松最怕的是昏厥,可能立即就得做心肺复苏,4分钟内是最佳抢救时机。”

  18日的下午,武汉天气炎热,王燕和她的同事们一直坚守在球场边。“我们在这里完全是公益性质的。之所以这样选择,除了让自己的退休生活更加丰富外,也是想讲一点奉献精神。能为社会和别人多做一点事,让我很快乐。”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139593.com